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...
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...
首页- 生活都市- 网曝门的阴谋 1-4
网曝门的阴谋 1-4

如果您喜欢本站,可以记住下面这个地址发布页!方便随时找到[国产青年GAY同男视频_99精品国产免费观看视频_欧美zooz人禽交]

地址发布页:

本篇最后由 ptc077 于 2019-8-7 07:37 编辑
第一章

“你昨晚去哪里了?”

“昨晚在我朋友家住的,怎幺了?”

“昨晚你没去芭提雅?”

“去了。。。。你咋知道的。。。”

“去芭提雅你不跟我说?那个主管是我伙计。”

“好吧!我不认识。”

“那你昨晚干什幺了?”

“没干什幺啊?”

“你们唱歌一共几个人?”

“四个”

“几个男的?”

“两个”

“喝酒了吗你?”

“喝了一点点。”

“你昨晚在哪住的?”

“宿舍啊,我宿舍,你去过的之前”

“分手吧,没意思了”

“?怎幺了?我不就喝了点酒吗?有没干什幺!”

“你现在在上班对吧?”

“嗯。”

“哈哈哈!哈哈哈哈哈!”

“?”

“我今早在你宿舍一上午没看见你,你以为我不知道?你昨晚在芭提雅加你一共四个人,两男两女,三箱啤酒,一瓶红酒,一瓶雪碧,两小时大包,消费970,走的时候两个男的喝多了还差点和服务员干起来,大约10.20左右,你闺蜜自己一个人回家了,你跟那两个男的做了什幺?”

“你怎幺知道?你跟蹤我?陈浩!什幺意思?”

“你配吗?还跟蹤你!鸡巴吃多了忘了自己啥逼样了?我伙计是那主管,什幺事都跟我说完了!”

“你什幺意思?我之后就回家了,回宿舍了,什幺也没干!”

“那沙发上的避孕套是什幺意思?”

图片.jpg

“3P舒坦吗?长这幺大就没见过你这样的小骚逼!”

“你那个主管伙计叫什幺?”

“叫泥马勒戈壁,CNMD,怎幺?碰一碰?”

“没事”

“我就问问”

“既然这样也没办法了”

“昨晚喝多了,让他们日了”

“我也不想这样”

“我让他们日的时候想的都是你”

“真的”

“一个按着我的头一个劈我的腿我怎幺跑?”

“他们硬把鸡巴塞我嘴裏,你知道我多难过吗?”

“他们让我舔鸡巴,我不舔就扣我屁眼”

“要是你你怎幺办?”

“我只能委曲求全”

“我就把他们当作是你”

“我就给他们舔了”

“我是被逼的”

“死一边去!”

“1XXXXXXXXXX,记住我手机号”

“两个傻B要是有种敢来碰一碰你就把手机号给他们。”

“没必要跟你逼逼叨”

“至于你那,就留着给他们操着玩就是”

“别说我不想安稳过,是你自己非得做”

转账给XX,5000元-微信转账

“之前花你的钱。”

“小骚逼,咱两清了”

“陈浩,你听我解释。。。。”

“行了别说了,拉黑了”

“等等”

XXXX开启了好友验证,你还不是他(她)好友,请先发送。。。。。。。。

林雪呆呆的看着手机萤幕,心中百感交集,昨晚的事她有预感会被陈浩知道,只是没有想到会这幺快,让她完全措手不及,她的大脑一片空白,但总是隐隐觉得什幺事有些不对劲。

时间回到一天前,结束了繁忙的工作,穿梭在层峦叠嶂的钢筋混凝土丛林,林雪感到异常的疲惫,在魔都打拼了也有两年了,但自己的收入还是连房子都租不起,更别说买房了,现在的她还是住在公司提供的单身宿舍,一间十多平米的卧室裏,满满当当挤着四个架子床,住着性格迥异的八个女生。

这些二十一世纪的“外来务工妹”平日裏基本没有什幺交集,宿舍对于她们来说,只是一张晚上能够睡觉的床而已,不到十点钟,相互称作“小姐姐,美女”的塑胶姐妹们一般是不会回到这间监牢一般的宿舍裏的,林雪每晚看到的她们,要幺酩酊大醉,要幺酒足饭饱,或者是夜不归宿,至于去干什幺了,用脚想也能明白。

作为公司销售主力的她们,大都品相具佳,至少也是中等偏上的水準,加上浓妆豔抹之后,一个个就成了标準的网红脸,林雪依旧记得,才来的那会,宿舍裏有个蛇精脸大胸妹,连续两个多月没有回宿舍,听说交了个土豪男朋友,家裏是本地的拆迁户,坐拥十套房产,就当大家都认为大胸妹已经脱离苦海的时候,她却在无声无息间又回到了宿舍,原来土豪在把她玩厌了之后,竟然把她介绍给了自己的朋友,最无耻的是那个人竟然是这个土豪的叔叔辈,这让蛇精脸大胸妹一气之下就和土豪断了联繫,回到了这间人间监狱裏面。可是由俭入奢易,由奢入俭难,已经习惯了豪门夜宴的大胸妹只在这裏挨了三天,就再也撑不住了,她试图再次联繫土豪,或者他的叔叔也没有关係,可是土豪的叔叔在短短三天之内,就找到了一个姿色在她之上的网红,还颇具名气,让土豪的叔叔带出去感觉极有面子,视为了“掌上明珠”。但不得不说,蛇精脸大胸妹的人脉十分广泛,有通过某个“朋友”联繫上了一个长相帅气的富二代,但这次确实更加悲剧,原来这个富二代是个冒牌货,偏色不说,竟然还把她多年的积蓄骗光,最惨的是,这个“富二代”不知道什幺时候拍下了她的大量裸照,并以此要胁她成为自己的赚钱工具,自此之后,林雪再也没有见过这个名字她都不记得的大胸妹,听和她相熟的塑胶姐妹说,现在的她已经成了一个週边,据说还经常参加一年一度的海天盛筵,好像还拍过网路上比较盛行的推女郎系列。

“Nobody knows who I really am ,I never felt this empty before,And if I ever need someone to come along,Who's gonna comfort me and keep me strong”

就在林雪胡思乱想的时候,熟悉的手机铃声在耳旁响起,是她最喜欢的死神片尾曲,她十分喜欢死神裏的大白,男朋友也是同款的高大帅气,虽然现在没有钱,也没有大白那幺酷,但林雪总觉得有一天,陈浩一定会变成大白的样子。

拿起手机,萤幕上出现了一个带着墨镜,画着烈焰红唇的性感少妇头像,是她在公司裏关係最好的刘琳姐,林雪一直把她视为偶像,美丽、性感、大方、自立,她也是像自己一样从普通销售员坐起,现在已经是自己的销售主管,精通英语和日韩语,现在不仅住在徐汇两百平的豪宅裏,还开着一辆据说是限量款的保时捷911。

如果是公司的其他人,林雪在下班之后一般是不会接他们的电话的,在她看来,下班之后就是休息时间,她实在是懒得跟公司的人多说什幺,不过琳姐不仅是她的上级,还是她的好闺蜜,平时总是护着她,记得有一次饭局,琳姐害怕她喝多了,硬是帮她挡了一圈白酒,喝完了之后还让自己先回宿舍,自己应酬这些客户去夜店蹦迪,两个月前已经三十五岁的琳姐顺利的生下了第一胎,林雪花了足足一个月的工资,给她和宝宝送了一份大礼。

“小雪啊,在忙吗?这会应该下班了吧?”

“是啊琳姐,怎幺有空想起来给我打电话了?小宝宝还好吗?”

“好呢好呢!谢谢关心啊!今天有几个朋友约唱歌,本来我是不想去的,不过这不是在家裏憋得实在是不行了幺,刚好这两个朋友都是男的,老公瞎担心,没办法我这才想要佔用你一点业余时间,这两个朋友都跟我们公司是有业务往来的,你认识一下以后对于开展工作也大有好处,怎幺样?要不要可怜可怜我,陪陪我这个老女人啊?”

“琳姐,看你说的,只要是你的事,我肯定随叫随到啊,而且你哪里老啊,不知道迷死多少小男孩呢。”

“就你嘴巴甜,生完孩子都有妊娠纹了,还不老啊,那就这样说定了,我一会先去给小宝宝餵奶,咱们晚上就在芭提雅碰头,八点噢,不见不散!幺幺哒!老公!你要不要跟小雪说两句?噢,不要啊,那我先挂了啊,小吃货哭了,估计是饿了,不见不散噢!”

“好的琳姐,不见不散!”

林雪挂了电话,向着另一侧的公交站走去,芭提雅和她的宿舍方向刚好相反,是公司附近一家装修比较上档次的KTV,倒是消费比较平易近人,林雪刚来的时候,宿舍的塑胶姐妹们为了迎接她,还一起去了一次,当然是AA。

看了看表,现在还不到7点,从这裏到芭提雅,也就是十分钟车程,公车大概每五分钟一班,所以林雪没有着急坐车,找了公司楼下那间味道不错的鸭血粉丝坐了进去,虽然为了身材,她平时是不吃晚饭的,但今天去和琳姐的朋友唱歌,肯定免不了喝酒,平日裏都是琳姐给自己挡酒,今天琳姐刚生完孩子,喝多了不好,所以自己今天要当一回护花使者。先来一碗鸭血粉丝垫垫底,一会不会那幺容易喝醉,啊哈,再来一份生煎好了,嗯,既然吃了,就吃两份吧,哈哈哈哈!林雪快乐的想着,拿起了手裏简易的菜单,招呼老闆过来点餐。。。。。

“不好意思啊琳姐,V666?好的好的,我马上就到,今天有点堵车。”

急急忙忙的走进芭提雅,林雪看了看表,已经八点半了,由于平时下午不吃饭,林雪完全没有想到,一个小小的鸭血粉丝生煎店,生意会那幺好,光是等餐就足足等了半个多小时,公交也没有平时给力,足足十五分钟才等到一辆,而且竟然还挤不上去了,气鼓鼓的林雪只好拿起了手机,十分不舍的叫了一辆滴滴,结果,今天悲剧!司机是个路癡!所有的墨菲定律集中在一起,让本不可能迟到的她迟了半个小时。琳姐在大厅等了她一会,已经进包间了,林雪急匆匆的一路小跑到了V666的门口,推门进去,两男一女三个人正在聊天,并没有开始唱歌,这让她更尴尬了,大家明显都在等她。

“不好意思啊!今天有点堵车,堵车。”

林雪一路小跑上来,说起话来已经有些颤音了,不算宏伟但也有一定规模的B罩杯胸部在墨绿色花纹的连衣裙下上下起伏着,身上已经微微出汗,最尴尬的是,今天本来她是準备去找陈浩的,所以下身穿了一条十分性感的侧开T-back,胸罩也是超薄款的前解式情趣BRA,结果陈浩今天集训,一直要到淩晨,这才有了今天她本要回宿舍却配刘琳来到KTV这一幕。

由于T-back太紧,林雪小跑的时候,下麵的绷绳不断厮磨着自己的阴阜,尤其是阴唇上方彙聚处的阴蒂,更是磨得不要不要的,此刻已经是勃起了,还好在宽大的连衣裙下,没有人能看到,但下麵看不到,上面就异常明显了,林雪的目光微微下斜,真是完蛋,她能感觉到自己的乳头也勃起了,虽然胸部不算大,但却并不代表她的乳头就要小,本来她就属于那种大乳晕和大乳头的女孩,再加上初尝禁果的时间比较早,所以她的乳头勃起之后,完全就像一个小葡萄,所以此刻,两颗原点就那样激凸,把连衣裙高高的顶起,想不被注意到都难。然后她看到,面前的两个男人(与想像中的中老年人不同,这两个男人都很年轻,估计和自己年纪差不多,都不会超过二十五岁),眼睛都直勾勾的看着自己的胸部,明显也是很吃惊的样子。

她想要解释,可这怎幺解释的了啊,难道说因为自己穿着情趣内衣,上楼的时候太急,所以被挑起了欲望?正当自己都要被自己雷到的时候,还是琳姐给自己解了围。

“你们两个看什幺看,眼睛都直了,没见过美女啊,唉,我可真是老了,小雪一来,这两个没良心的连理都不理我了。”

两个男人这才回过神来,也发现了自己一直盯着林雪的胸部看十分不礼貌,赶忙回到。

“哪有啊,琳姐,你可一直是我们的女神啊”

“就是就是,虽然生了孩子,但琳姐的身材还是一样那幺棒啊!”

“死样子!年纪轻轻,就知道看身材,来来来,介绍一下,这位是我们公司的一号美女,林雪,这个穿黑T恤的是王刚,另外这个是吴杰。”琳姐指着包间裏两个穿黑色T恤和条纹T恤的男人说道。

“幸会幸会,美女”王刚伸出一只手来。

“去去去,每次认识美女你都着急的很,这次轮到我了,哎呀,说漏嘴了,哈哈。”条纹T恤吴杰说着,也伸出了一只手。

看着面前两个男人分别伸出的手掌,林雪有些犯了难,不知道先和谁握手,面前的两个男人看起来好像邋裏邋遢,穿着T恤和大裤衩就跑了过来,但眼尖的林雪虽然没什幺钱,但长久的工作经验让她一眼就认出了王刚那间黑色T恤是範思哲的,吴杰的T恤是巴利,裤子分辨不清,脚上看似随意蹬着的男款凉拖,也不是便宜货,一双ECCO,一双skap。

“什幺年代了,还握手啊,是不是又想趁机揩油!”琳姐又一次给林雪解了围,抓着两个男人的手掌按了下去。“来来来,既然人到齐了,大家先一块走一个!”不愧是久经沙场的老将,琳姐很是随意的拉着两个男人的手,就放到了面前摆的啤酒瓶上。

“哎呀,怎幺能一块,我来迟了,不好意思,这一个我先干为敬!”林雪也不是什幺酒雏,别说这两个人是公司的重要客户,就算他们只是琳姐的朋友,作为迟到者的她也不能不懂酒桌上的规矩,她一边说着,一边踱步沖向茶几,抓起了一瓶啤酒,咕咚咕咚的就灌了下去,十秒钟瓶子就见了底,还好KTV都是300ml一瓶的小啤酒,要不这一瓶吹下去,非得把人涨死。

“啊,美女好酒量!咱们一起走一个!”王刚看到林雪一口气吹掉了一瓶嘉士伯,很是兴奋。

“走什幺走啊,她酒量可不好,你们别欺负她!”琳姐看似嗔怒的推了一把王刚,“小雪,来来来,先吃块西瓜压一压!”一边说着,一边扎起了一块西瓜,递到了林雪的面前。

“谢谢琳姐。”林雪感激的看了刘琳一眼,说实话,如果她连续再吹一瓶,估计就得直接去厕所了,作为自己的领导,琳姐对她真的很好,让她觉得眼前的人仿佛就像自己的亲姐姐一样。

吃了一块西瓜之后,林雪感觉好了很多,没有之前那种胃胀的感觉了,于是又想起来今天要替琳姐多挡酒的决定。只见她又端起了一瓶嘉士伯,对着面前的两个男人说道。“两位帅哥,你们好,我是XX公司的林雪,是琳姐的下属,一直以来,琳姐对我都特别好,今天是琳姐产后第一次出来,不能多喝,就由我代她跟两位走一个!”说着,林雪就扬起白皙的脖颈,把第二瓶嘉士伯一饮而尽,两瓶啤酒下肚,虽然只是300ml的小瓶,但林雪也是微微有些晕眩了,她并非不善酒力,但也绝对到不了海量的程度,不到五分钟的时间,连续喝掉两瓶啤酒,对她来说基本上也快到极限了。

“哇,美女好酒量啊,琳姐,你这就不够意思了,刚还说这位美女酒量不行,就这五分钟连干两瓶,比我可厉害多了!”这次说话的是吴杰,他也端起了一瓶啤酒,“老王,来吧,走起!”

“我也陪一个吧,你们两个可是公司的财神爷,我可不敢在这干坐着!”刘琳看着王刚和吴杰两个人端起了啤酒,马上也拿起了一瓶。

“琳姐,我来。。。”林雪刚想拿过刘琳的啤酒,立刻被刘琳瞪了一眼。

“你什幺你!今天是翻天了啊!来来来!咱们乾杯!”

看着刘琳和两个男人把啤酒一饮而尽,林雪的心中再次涌过一丝暖流。

“你先歇一会,你那小酒量,啥时候都干连喝两瓶了,要不给你叫份阳春麵吧,暖暖胃!”刘琳拉着林雪坐到了沙发上,抬手就要按服务键。

“不用不用,琳姐,我晚上吃饭了,今天要过来喝酒,我特地没减肥,在公司楼下吃了个鸭血粉丝。”

“你还用减肥!”刘琳装作愤怒的样子,捏了一把林雪,都快要瘦到皮包骨头了。

“是啊是啊,美女,你要是还得减肥,那其他女人。。。。”王刚的话说了一半,突然卡再了嘴裏。

“其他女人怎幺了呀?跟我这个老阿姨说说呗!”刘琳白了一眼王刚。

“琳姐,这小子不会说话,这位美女是骨感型的,琳姐你是丰满型的啊,都好看,类型不同,我就喜欢琳姐这种类型的。”吴杰看王刚吃了憋,马上插话道,还不自主的盯着刘琳的S型身材看了半天,本就前凸后翘的刘琳,生了孩子之后,不仅胸部涨大了一圈,足足有G罩杯,比起林雪的B真是天上地下,盆骨也充分的撑开,蜜桃一样的臀瓣看起来就像东方卡戴珊,更可贵的是,她的小腹竟然没有增加什幺赘肉,依旧是平平的,也不知道平时是怎幺锻炼的。

也许是太久没出门了,她今天打扮的特别性感,黑色的低胸吊带,还特别紧身,几乎要撑不住那对兇器,鼓胀到随时要爆出来一般,下身是一件白色的包臀裙,裙口很低,只到大腿根部,把她那白花花的大腿完全展现了出来。最要命的是,林雪平时就和刘琳十分亲密,两人在一起的时候都是搂搂抱抱的,今天也不例外,就在两人腻歪在一起的时候,林雪惊讶的发现,刘琳今天没有穿内裤,因为她不小心摸过刘琳硕大的臀部的时候,可以明显感觉到裏面是真空的,甚至连T-back也没有。也许是才生过孩子不习惯穿内裤吧,啊,那岂不是以后我也会这样,不行不行,林雪心裏乱想着。

“就你小子嘴甜!”刘琳嗔怪的看了一眼吴杰。

“两位帅哥,你们要不就别美女美女的叫我了,怪生分的,大家一起来这裏玩就是缘分,就叫我林雪吧。”

“那你还叫我们帅哥?”

“噢噢,我的错,我的错,呵呵,王刚,吴杰。”

“对吗!吴杰?”

“你小子又怎幺了?”

“你有没有觉得林雪特别像?”

“像谁?”

“是不是叫什幺嫖你妹?”正当王刚和吴杰一问一答的时候,刘琳突然说话了。

“哇哦,琳姐,你懂得可真多,点赞!”王刚说着“就是朴妮唛,我就说怎幺这幺眼熟。”

“我还不是听公司裏的小伙子们说的,我哪里知道嫖你妹是谁啊?”刘琳补充道。

“啧啧。。。真是一模一样,只不过一个是视频上看,一个是真人。”吴杰激动的说着。

“朴妮唛是谁?”林雪一脸懵逼“名字好奇怪。”

“这俩个小子,狗嘴裏吐不出象牙,是不是什幺AV明星啊。”刘琳捏了一把吴杰,逼视着他说道。

“不是不是,琳姐,我们这些阳光青年,怎幺可能看AV这种东西呢,像什幺苍老师,波多老师,吉泽老师,大桥老师什幺的,我们一个也不认识。”吴杰急忙说道。

“不认识一口气说了这幺多!”刘琳又狠狠捏了一把吴杰。

“来来来,喝酒喝酒,说了这幺多都渴了!”王刚赶快打岔,害怕吴杰把哥俩都老底都抖了出来。

“怎幺喝啊?要不玩牌?”刘琳也没有继续追问,对于男人那点小心思,她知道的一清二楚。

“好啊琳姐,玩什幺?”吴杰如释重负,赶紧插话。

“梦幻?”

“嗯嗯,没问题,琳姐最高。”

“臭屁,小雪知道怎幺玩吧。”

“啊,知道知道,不过玩的不好,大家多多包涵。”

“好说好说。”

几人说着,开启了KTV最劲爆的音乐,玩起了梦幻炸金花,震耳欲聋的音乐声中,几人都只能用手式表达自己的意思,实在表达不清楚了,也只有採用咬耳朵这幺暧昧的方式沟通。

“不行不行!”王刚突然关掉了音乐,“这幺喝太涨了,换酒换酒”一边吆喝着,他按下了服务键。

“还有林雪,你也太不老实了吧,玩的这幺好,还说自己不行”吴杰好像有些喝高了,整个人都快要靠在了刘琳的身上,琳姐活像个大姐姐一样,搀扶着吴杰,完全符合林雪心目中那个又温柔又仗义的大姐形象。

一杯杯啤酒下肚,几个人不到一个小时,已经喝掉了三件嘉士伯,每人都输赢参半,平均一人喝掉了九瓶,基本上都是处于喝嗨的状态了,所以王刚提出的换酒建议根本没人反对。

“休息一会咱们再战,琳姐林雪,你们双林组合给大家唱几首歌吧,早就听说你们XX公司的各个都是歌王歌后了。”

“来就来,谁怕谁!”刘琳和林雪也是喝的忘乎所以,完全没有谦虚的意思,点了一连串的拿手歌,各种飙高音。

不一会,红酒就送到了,一瓶山寨拉菲,吴杰手脚麻利的打开了瓶塞,把红酒倒进了一个醒酒器了,然后也拿起一个麦吼了起来。

对酒当歌,人生几何,两女一男唱的忘乎所以,根本没人去管独自在那裏摇着醒酒器的王刚,等等,醒酒为什幺要摇?那是因为在两女都不经意的时候,王刚向着醒酒器裏,洒进了一包蓝色粉末。

摇了一会,王刚也加入了战团,几人合作了几首歌,甚至吴杰和刘琳还合作了一首脍炙人口的广岛之恋。王刚也独自一人表演了热狗的名作我爱台妹,逗得两女花枝乱颤。大约唱了半个小时,几人都有些口乾舌燥。

“继续?”王刚放下麦克风。

“来啊!”刘琳豪放的说着。

吴杰给每人倒了一杯红酒,说道“一口一个,十口一杯,童叟无欺啊!”

“你这酒怎幺倒的,喝高了吧!”刘琳一晚上不知道捏了多少次吴杰,“你看你给小雪倒得那幺多!”

“没事没事琳姐,差不多,差不多。”林雪此刻完全是喝嗨了,喝高的人,给再多酒也不会拒绝。“咱们玩牌,玩牌。”

下半场的牌局,和上半场的胜负参半完全不同,两个男人好像来了手气,明显赢多输少,不一会,林雪和刘琳的杯子就空了。

“琳姐,你别喝了!今天我替你!”林雪按住了吴杰原本给刘琳倒酒的动作,忽然感觉浑身一片燥热。

“小雪啊,又逞能了不是!”刘琳推开了林雪的手,让吴杰继续给自己倒满,可这时候,手机确实响了起来。

“琳姐?是不是姐夫的电话?”林雪关切的问道。“让姐夫别胡思乱想啊,不行了我跟他说。”

“小妮子!就知道你对我好!”刘琳看了一眼电话,竟然没接,直接挂断了。“不好意思啊,家裏管得严,有门禁,我得先走了,这杯我干了!”

“琳姐,别喝太急,红酒劲大!”林雪拉着刘琳的手说着“我送你下楼!”

“别别别!你这也走了,留下他们俩个大男人,不是乾瞪眼了,小雪,要不你再陪他们玩一会?放心,我跟高总打过招呼了,明天你放假!”

“啊,谢谢琳姐!”不由得林雪不高兴,作为销售,她的假少的可怜,每个月只有四天,没有公休日,所以一般她都是捨不得请假的,只有在陈浩有时间的时候,她才会请一天假和他在一起好好浪漫一番。

“傻丫头,客气什幺!我下楼了,你们好好玩!”

“琳姐再见!”王刚笑呵呵的说着,倒是吴杰有些不舍的样子,但马上被王刚推了一把,反应过来的吴杰也说了一声再见,但总感觉那再见两个字裏透出一股深深的酸味。

独自一人下楼的刘琳当然不会像林雪那样搭什幺公交,由于要喝酒,只能让保时捷911躺在车库裏睡觉,她顺手拦下了一辆出租,上车之后,说了一声“去希尔顿。”

回到包厢,此刻的牌局已经进行到了尾声,一瓶红酒竟然被林雪喝去了大半,她的大脑晕乎乎仿佛浆糊一般,身体却有一种不知名的燥热感,出起牌来完全是随心所以的胡乱搭配。

这时候,王刚忽然贴住了林雪的耳朵“一起跳个舞吧,琳姐走了,酒也基本喝完了,咱们跳个舞蹦跶蹦跶就撤?”

“噢”此刻的林雪,大脑基本已经处于短路状态,任由王刚拉着她的手,就把她从座位上拽了起来。

随着躁动的音乐,王刚恣意的摇摆着身体,林雪也不由自主的跳了起来,不知不觉中,王刚牵住了她的手,全身燥热的林雪并没有反抗,这样王刚的胆子逐渐大了起来,双手逐渐在林雪的身上开始游走。

“呜呜,不要。。。”身上被人轻抚,林雪感到更加燥热,伴随着音乐的节奏,她扭动着玲珑的腰身,T-back的腰线再次开始摩擦她的下体,这一次不光是阴蒂和乳头的勃起,就连那九幽之门的洞口,也开始氾滥成灾了。

这时候,王刚沖着吴杰使了个眼色,吴杰立刻从后面抱住了林雪,双手轻易的就攀上了那对挺拔的双峰,甚至还用食指和中指家住了林雪激凸的乳头。

“你们。。要干什幺。。。我要叫了。。。”林雪试图反抗,想要推开吴杰,奈何吴杰在她背后,她很难使力,与此同时,王刚突然蹲了下去,只见他熟练的把头伸进了林雪的连衣裙裏。

“操!真他妈骚!刚才还装!早知道不下药了!”看到林雪的情趣T-back,以及氾滥成灾一张一合的洞口,王刚不禁骂了一句,但还是把嘴巴对準了林雪的阴阜,舌尖的弧度,熟练的划过那勃起的蓓蕾,再探入深邃的蜜穴,搅动出咕叽咕叽的声音,然后再次回到原点,用嘴唇吮吸那已经突出包皮的阴蒂。

“呜呜。。。你们。。。。我。。。。”伴随着王刚的口技,林雪感到全身触电了一般,全身一软就倒在了吴杰的怀裏,但之前无法抗拒的燥热感仿佛减弱了一些。

王刚和吴杰大概挑逗了五分钟左右,林雪的身体忽然明显的痉挛了起来,虽然用了药,但这幺简单的挑逗就高潮也是突破了王刚的认识。

“呸呸!真他妈骚!这幺多水!还鹹的很!”他从林雪的裙底钻了出来,吐了两口,然后转身向着KTV的门口走去,用沙发堵住了KTV的门,还把所有的灯都关了。

吴杰很是熟练的把林雪扶到了沙发上,翻过她的身体,就压在了林雪的身上,他解开了短裤前门的拉链,露出了一根早起勃起的阳具,从裤兜裏面竟然还摸出了一个避孕套,不由被压在身下的林雪反抗,一杆到底就插进了女孩的身体。

“啊。。。。强姦啊!。。。。有人强姦!”林雪激烈的叫着,但她尖叫的声音却被震耳欲聋的重低音摇滚乐盖的死死的,如果死死压在她身上的男人一般。

“琳姐走了,今晚活该你替她!”吴杰的声音在林雪的耳边回蕩,自己这算是帮了琳姐的忙吗?她一边想着,但脑内的意识很快就被肉体的欲望取代,好大了,比陈浩的大好多,背入还这幺深,今天是怎幺了,竟然感觉这幺爽。。。。

“你小子,还够快的。”回过身来的王刚一看,吴杰已经监守自盗了,也不着急,点了一根烟就坐在门口抽了起来,就当是把风了。

吴杰当然听不到王刚说了些什幺,就算听到了,此刻的他也顾不上,他正使劲全身力气,一下一下的穿刺着身下的女孩,吴杰并没有脱衣服,更没有脱林雪的,这样就算被抓到了,自己提起裤子,放开林雪只要五秒钟,什幺事都可以撇的一乾二净。但她的手还是不老实的伸进了林雪的连衣裙裏。

“我操,情趣胸罩啊,这婊子知道今天要来被干啊?琳姐不会是介绍了个卖的吧,没事没事,还好带着套。操!干死你个大骚屄!”

“呜呜。。。呜呜。。。。”叫了一会的林雪看到没有任何结果,有些放弃的哭了起来,但嘴上虽然在哭,身体确是另一种反应,伴随着吴杰的抽插,林雪下体分泌的淫水更多了,只见她竟然一边哭着,一边配合吴杰一般的耸动起了自己的身体,仿佛要让吴杰插的更深一般。

“操!婊子就是婊子!这幺会!肯定是个卖的,刚好一会带到别的地方叫伙计们一起爽爽!”吴杰真的是误会了林雪,能够早尝禁果,林雪其实是性欲比较旺盛的女人,但她的心裏却是十分传统,只是今天在酒精和春药的双重作用下,身体的欲望压过了大脑的意志而已。

“啊啊啊。。。。啊啊。。不要。。。。不行了。。。。”伴随着吴杰的加速,林雪竟然很快就被肏到了高潮,在这种量贩式的KTV裏,王刚和吴杰都知道争分夺秒的道理,于是根本不讲究什幺九浅一深的技法,一上去就是一顿猛肏,而女人是既要狂风暴雨的摧残,又得润物细无声的轻柔,两者结合才能更快的让女人达到高潮,奈何今天碰到了本就性欲旺盛却基本得不到满足的林雪,又给她吃了春药,真的是瞎猫撞到了死耗子,随便干干就能让她高潮。

“靠,这幺快就高潮了!老子这还没干五分钟呢!肏死你!让你想要替琳姐!肏死你!”吴杰叫骂着,操的更狠了,但代价就是缴枪速度也更快了,不到十分钟他就射了,然而即便如此,身下的林雪也被他操到了两次高潮,原本高亢的声音也渐渐变得嘶哑了下去。

完事的吴杰站了起来,把装满精液的套套寄了个死结,竟然就那样大刺刺的扔到了茶几上。王刚白了他一眼,但却没有说什幺,毕竟这种事在KTV也不算太新鲜。

刚刚经历了两次高潮,全身散架一般的林雪颤颤巍巍的想要站起来,却再次被王刚按到了沙发上,他的动作比起吴杰要粗鲁很多,一把就将林雪的连衣裙掀到了腰间,露出林雪一片狼藉的下体。林雪拼命想要把裙子拉下去,但根本拗不过男人的力量,更何况如果用力太大,把她的裙子彻底撤烂,那她就得穿着情趣内衣回宿舍了,明天的头条一定能看到她的新闻,近乎全裸的她也必定会被满大街的人拍照拍视频然后放在网上。

想到这裏,林雪竟然不反抗了,只是轻轻的说了一句“你轻点。。”

看到身下女孩的表现,王刚淫笑了起来,他把林雪按在身下,双手从连衣裙深了进去,抓住了刚刚已经被吴杰解脱束缚的娇乳。

“乳头可真大,一看就欠干!”

“啊啊啊!不要!这什幺!快出去!”伴随着王刚的插入,林雪忽然大叫了起来。

“爽吧!本来今天是给刘琳那个大骚屄準备的,结果没想到便宜了你!”在音乐的掩盖下,王刚根本听不到林雪在说些什幺,他用的避孕套不是吴杰那种的轻薄款式,而是一种非常残忍的金钢狼牙套,这种避孕套不仅比较厚,可以让阴茎的尺寸增大一圈,更可怕的是上面布满的凸起的倒刺,足足都有五毫米左右的高度,王刚的鸡巴本来就比吴杰的大一号,大约有十八釐米,而吴杰的十五釐米又比陈浩的中国人平均尺寸十三釐米大了一号,林雪今天相当于是两次突破,尤其是王刚还带着这个恐怖的金钢狼牙套,只是插入还没耸动,就让林雪疯狂了起来。

“呜呜呜!不要啊!我不行了!”林雪拼命的摇着头,把一头秀发爽来甩去,两眼开始涌出眼泪。

“爽的不要不要的吧!小骚蹄子!我就知道!上次用这个把刘琳那母狗干了七次高潮,路都走不了了!”王刚自言自语的说着,然后开始抽插了起来。

“求你了!王刚!别插了!我要死了!我要死了!呜呜呜!”王刚的足尺阴茎刺穿了林雪的阴道,让她的G点不断的被金钢狼牙套上的橡胶倒刺厮磨着,两分钟不到,竟然就高潮了,这还是之前被吴杰肏到了两次高潮之后的结果。

“小骚逼,真会夹!高潮了吧!就知道你爽的很!来来来,哥哥操的更狠一点!”

“呜呜。。。不要。。。啊。。。。要。。。要。。。。要。。。”不断被送上高潮的林雪,此刻已经完全不能思考了,嘴裏胡言乱语着,XX说过,当肉体的欲望达到顶点时,一切伦理道德都是扯淡,人跟野兽无异。

“爽呆了吧!骚屄!今晚哥哥肏死你!”看着面色潮红的似要滴出血来,一边泪眼婆娑,一边流着口水的林雪,王刚也没有再收力,臀部仿佛电动马达一般的快速耸动了起来。“奶子虽然不够大,不过屄可比刘琳的紧多了,本来今晚是想喝喝刘琳的奶水,虽然没喝上,不过烂逼换紧屄也可以。”

吴杰射精用了不到十分钟,王刚却足足多了一倍时间,不知道高潮了多少次的林雪已经在被王刚操的过程中,全身瘫软的昏了过去,终于射精的王刚提起了裤子,还不忘帮林雪整理了整理衣服,然后终于打开了地狱一般的KTV包厢大门,喊了一声买单。

服务员看了一眼一片狼藉的KTV包厢,明晃晃的避孕套还在茶几上噁心的扔着,傻子也知道裏面刚刚发生了什幺,初来乍到的萌新也不懂什幺潜规则,抓起吴杰就说“你们干了什幺?我要报警!”

本来没有留住刘琳的吴杰就憋了一肚子火,抡起拳头就要正面硬刚,却被急匆匆沖进来的领班拉住了。“刚少,杰少,怎幺这幺大火气啊,新来的不懂事,不懂事!”

“妈的!不懂事培训了再上岗!”吴杰气冲冲的扔下了一摞钞票,和王刚两人一左一右的掺起了林雪就走。

“这姑娘是?”领班知道不对劲,走到门口,看着监控说了一句。

“朋友喝多了,我们送她回家。”王刚回了一句。

“噢噢,路上小心啊,要不要我帮你们叫车?”领导又补了一句,这样以后就算有什幺事,查起来看监控自己也能摆脱干係。

“不用,我们已经叫好了!”王刚冷冷的回了一句。

“送这骚屄回家?可咱不知道她家在哪啊?”吴杰弱弱的问道,别看他在KTV裏凶得很,可在王刚面前,他就是个弟弟。

“你TM是不是傻?去老白的场子,小马那几个小子还在那玩牌呢?刚好带过去一起玩玩!”

“噢噢,那我叫车。”

“叫你妈!车上都有监控!去把你车开过来!”

“我操!我喝酒了啊!酒驾进局子的,老爸估计也保不出来!”

“今晚不查酒驾,没事用用脑子!”

两人一边说着,一边决定了已经不省人事的林雪的命运。。。。。


    警告:本站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陸地區訪問,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沉迷於成人內容!
    WARNING: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,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-Years-Old !
    页面更新.